当前位置:主页 > 嘉年华娱乐 >

【百家廊】又见麦子黄

发布时间:2017-06-23| 来源:未知 |

时值今天,村里已很难看到这种大规模种麦割麦的场面了,不见了八十年代那种圆而平坦的麦场、旋转灵巧的碌碡,机器能进入的地块都用了收割机,地块小的也由人工收割後,拿到村里的脱粒机上脱粒了,传统的小麦收割方式已不多见

■田里麦子黄了 网上图片

若 荷

俗话说,「榖熟一时,麦熟一晌」村头树上的杏子逐渐成熟的时候,地里的麦子也开始泛黄起来,倔强的麦芒直直地刺向空中,金黄的叶子被风拂弄得沙沙响,热辣辣的风扑啦啦一阵阵刮过,丝丝成熟的麦香就挟风儿不约而至了

久住城里,已很难闻到这样的麦香,只有赶到乡下才发现,於花生秧苗以及青青田垄的附近,一片片麦田队列一般地出现在眼前它们在初夏的炎热里站立,肃穆而又充满了期待,彷佛期待农人挥舞镰刀的收割,成就庄稼於烈焰之中仍然籽粒饱满的生命奇蹟

今年的酷暑来得早,加上北方地区乾旱少雨,端午刚过热浪就把地里的麦子催熟了,麦子成了炎炎烈日下的受难者,它们选择了早早地成熟,尽快完成生命生长的过程,将最大的收成归还付出过汗水和辛劳的农家

二十一世纪的今天,各村各户的土地已经不多,麦田自然也不会多见,麦熟时节走向田野,几乎看不到那种成方连片的景象了随外出打工的机会增多,安於土地侍候庄稼的人愈来愈少,拥有土地的人家都种植经济效益更大的果树去了乡村空的房子愈来愈多,居住的村民愈来愈少,时常看到土地闲置或者搁荒曾经有人做过一个调查,调查的结果告诉我们一个个耐人寻味的农村现况,「80後不会种地,90後不提种地」已成为常态,皮肤黝黑、青筋突出这些朴实的农民外貌特徵,已不可能继续出现在80後或90後身上

「三夏连春秋,大忙过端午」在炎炎夏日里抢收抢种,被称作夏收、夏种、夏管的「三夏」大忙时节,做好抢收、栽种、管理工作,关系农业的稳产增收许多年前每到麦子成熟时,家在农村的人们就会返乡帮忙收割,那时土地刚刚包产到户,尝尽了一年到头吃不上白面馒头的农民,每年都在自己的土地上种不少的麦子,麦子成了北方土地种植得最多的作物除了麦子也种一些玉米和高粱,但这两种作物是不用抢收抢种的

我们去村里一户人家拜访,正好遇上有人在路边打场晒麦子,收割好的麦子铺在路面上,一边晒一边等待来往的车辆碾压,借助这样的方式使麦子与麦糠分离开来俯身看,粒粒饱满的麦子果然完整地沉在早已压扁的麦穗下麦子的主人是四十多岁的男人和女人,他们就地扫出一块乾净的地方,用木杈挑去碾压已碎的穗秆,将混合在一起的麦子和麦糠归成堆,然後用木一下下铲起,趁风扬场

扬场是由两个人一起完成的,一个扬,一个扫,扬场者用的是木,扫场者用的是扫帚木铲起掺麦糠的麦子高高扬去,随「唰」的一声磨擦响,沉甸甸的麦子落於原地,轻飘的麦糠随风吹到一旁,麦粒与麦糠达到了各自分离的效果他们的动作做得并不是那麽娴熟听男人说他家的麦子并不太多,如果老爷子在的话肯定已经收完了老爷子伺候了一辈子土地,收割扬场这样的农活不在话下老爷子是他们的父亲,而今天,老爷子出门下乡赶集去了,不在家

在一片比较大的麦地里,我看到两位年届七旬的老人,他们一边割麦一边交替休息地头已有许多麦子綑紮竖在那里,前面还有一片麦子等待收割我们沿垄背一脚深一脚浅地走过去,老人停下手中的镰刀与我们打招呼老人的镰刀一定是磨得飞快的,因为看上去他们收割得非常的轻松,手起镰落间,一把把麦子就收拢於怀了,放在随时打好的「要子」上准备綑紮「打要子」在这里是专业术语,把割下的一把麦子一分为二,将带麦穗的部分拧一个十字花,形成一个绳状物,码齐的麦子放在十字花上,抓起两头用力将麦子紮紧,然後别在綑紧了的麦个上,一綑麦子就这样紮好了

和许多家庭一样,老人家里也种果园,果树还没套袋呢,麦子就熟了,他们只好下地割麦子麦子不多,收割起来也容易,虽然快七十的人了,却感觉劳动起来很轻松他们不是每年都种一茬麦,去年这块地种的就是其他的庄稼,老人说这叫换茬,如果不换茬庄稼就生长不好了我问老人割麦累不累,老人说以前他们种的还要多,现在地少了,种麦割麦权当作劳动调节他们并不指望用麦加工更多的吃食,而是偶尔去面粉坊里换一些面条,剩余的基本上卖掉了现在麦子高产,一亩地能打出上千斤,从前他家麦子种得多,可惜那时麦子产量低,一亩地也就收个几百斤

老人给我们聊起庄稼经小麦有春麦与冬麦之分,我们华北地区主要种冬麦秋天掰完了玉米,土地深耕细整之後调成大面积的麦田,将有机肥和麦种掺在一块盛在耩子里,开始摇耧播种,不久麦苗发出来为了不让它们长太快,还要压苗阻止生长,以便麦子安然地过冬第二年初春冬雪消融,麦子开始返青,再根据情况对麦苗浇水施肥浇水施肥後的麦子生长很快,不久就开始抽穗开花,继而灌浆,这是一个关键期,过涝和过旱,都不能保证麦子颗粒饱满

「大麦不过芒种,小麦不过夏至」,芒种前後麦子就要收割了老人说他年轻时割麦,弯下腰来一镰一镰往前赶,一直到头是不抬腰杆的笔直的田垄间,阳光烈焰一样照射,身旁是青虫和蚂蚱的飞舞,汗水浸得皮肤疼痒,每一次直腰都感觉风在脖颈上拂过,这样的时刻是令人惬意的

麦子割完挑到场院里晒乾,女人用镰刀把麦穗部分割下来,铺展在地上,男人赶毛驴拉碌碡在铺好的麦子上碾轧,等碾轧完毕,用木杈一点点把麦穰挑走,剩下的就开始扬场了辗轧是将麦粒和麦糠分离的开始,扬场则是麦子与麦糠分离的结束,它不仅需要娴熟的铲麦扬麦的姿势,还需要有藉风势兜起扬撒的技巧,等麦子分离得毫无杂质,就可以安然装袋入囤了

有时白天干不完,还要晚上点汽灯接干,因为怕老天爷下雨,谚语说「稻香只怕风来摆,麦香只怕雨来淋」,大人在打麦场劳动,小孩子们也在这里穿来穿去,全家男女老少齐上阵,场院里十分热闹

老人家有一个孙子,上初中了,儿子媳妇在外地打工,地里粮食和果实卖的钱足够一家几口人用项麦子收获後有时一年也吃不完,第二年新麦下来陈麦就让他们卖掉了他们家以前用的是传统制造的柳条囤,现在用的是乾净轻便的铁皮囤,晒乾後的麦子放在里面不受潮不生虫,放三年都坏不了两位老人你一言我一语说,慢悠悠地弯下腰,再一次「唰、唰、唰」地挥起了镰刀

读文汇报PDF版面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Copyright © 2002-2011 八达国际线上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