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嘉年华娱乐平台 >

嘉年华娱乐平台:热门主播年薪是否过亿、流量变

发布时间:2018-01-01| 来源:未知 |

2017年11月9日,第七届腾讯全球合作伙伴大会在成都顺利举行中,成都市副市长&高新区党工委书记范毅、腾讯集团首席运营官任宇昕、腾讯副总裁林松涛、腾讯副总裁钟翔平、腾讯网总编辑李方、知乎创始人兼CEO周源、快手创始人兼CEO宿华、米未传媒创始人兼CEO马东等嘉宾出席。此外,来自全球互联网、AI、内容产业的350多位行业领袖和嘉宾以及近万名创业者参会,围绕“开放·创想”这一主题进行交流和讨论。

在“创想·投资”分论坛,双百项目冬吴同学会主讲人梁冬主持了圆桌论坛,与斗鱼直播创始人陈少杰、紫牛基金创始人张泉灵、新榜创始人徐达内、华映资本中国创始管理合伙人季薇、腾讯投资并购部助理总经理余海洋一同探讨了一下内容投资新风向。

以下为圆桌论坛实录:

梁冬:各位早上好!这个月8号阅文集团上市,我昨天看新闻说是香港十年来新股投资回报率最高的,是腾讯的内容的平台。新闻说创始人自己也没有想到做到这么大规模的公司,泉灵你怎么看?

张泉灵:时间花在哪就把价值变成变现的可能性,小说是为数不多可以花很长时间阅读的,而且这个内容A读完了B还可以读,有着很长的生命力,用户又愿意在上面花时间,这两者一相乘,内容领域是非常有价值的这一块。

梁冬:关于阅文上市动态的形式,尤其内容上的形式。

陈少杰:内容和我们现在做的直播平台很接近,也需要很多和内容的创作者合作,比如说他是写小说的人,发布的人,我们是和机构,还有我们的主播。

梁冬:关于主播我有个小问题,我听说有另外一个平台,他们曾经在广州打造了一个主播集中营,很多主播,在北京往北有大片生活在那里,你们有没有?

陈少杰:我们公司没有一个主播。

梁冬:以后不会向下延伸自己做吗?

陈少杰:很多主播都是自己签约的,持续培训,基本上都是线上的。线下对于互联网公司来说还是太重了,更多我们称为经纪公司,有经纪公司把这个管起来,对他们培训。

梁冬:不会投主播的经纪公司,可能随时被挖走。

陈少杰:很多平台和内容有一个变相的效率,在这边跳槽,对于一些内容型的主播是OK的,但变现型主播跳槽账就算不过来,效率变低了,以前还有很多粉丝,这个粉丝是主播和内容的粉丝,另外也是平台的粉丝。

梁冬:我问一个问题,在你们平台上,最热的三个主播年薪可以超过多少?年收入。

陈少杰:最高的三个应该在四五千万吧。

梁冬:原来没有好几个亿,我就放心了。你们在投资的时候有很多人做内容,哪个多?

季薇:最早看内容,是新媒体平台上传播的内容的平台,所以是一些阅读的网文平台,都有投资。刚刚讲到阅文,这个也是一个内容整个的产业一个爆发式增长的缩影,毕竟内容IP最大来自于网文和动漫,本身有自己的量放大,下游也有量发达,叠加起来就是基数的放大。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水到渠成资本市场给到企业。

我们跟内容相关的投资非常多,大概投了50多家,而且是全产业链覆盖的,各种内容形态,各个垂直领域。很多从内容切口,从内容形态来说从阅读的,从上游的这个阅读的,网文出版到巨头网站,到下游变现影视、长剧这些,音乐也有,短视频、图文资讯的、搞笑的都有,这是付费的。

梁冬:你看好流量变现还是什么?

季薇:它依托不同的平台,流量变现更成熟的是微博、淘宝体系流量变现非常顺畅,也比较成熟。当然就是知识付费这个领域起来如此之快,我觉得一个是内容付费本身是一个消费习惯的养成,大家除了在娱乐上愿意去为内容付费买单之外,逐渐愿意为知识这样原本教育培训类才会付费的去付费,当然很多人讲焦虑感,我觉得中国人的焦虑感会长期存在的。如果说焦虑感再加上消费习惯,而且内容付费的这个习惯是不可逆的,这个人群越来越大,买的东西越来越大,这个市场一定是比较大的发展。我觉得风口没有那么火爆,但它会长期存在。而且对各家来说考验也蛮大的。

梁冬:什么叫讲通俗的话?

徐达内:这段时间跟95一个小姑娘讨论一个话题的时候,讲了很多最后我反思了一下,承认她说的是对的,不管你承认不承认,我们消费内容的习惯是向碎片化这个方向去发展,其实过去很多传统的生产方式其实回头再看传统,过去消费它是一个报纸,当然跟物理层面有关系。到今天可能是消费的一个颗粒品,我就看其中一个专栏,今天就看这个,本来不看其他的,为什么为其他的版面买单呢?这里更加聚焦带来具体阶层的人的价值或者利益,回头看不管是微信公众号还是其他平台非常多的我们称之为情感,也有人称它为鸡汤。会发现里面有非常多的类型找准一个代言群体,说全世界我最牛逼,你们对误解了我,你们都不理解我。像我这样的中年男子也一定不会火。

梁冬:海洋,我感觉腾讯尤其微信公众号,因为你们是可以看到最好平台的内容。这个猜测对不对?

余海洋:这是我想讲一下内容对行业整个开发,第一非常看好内容行业,第一就像张老师说的忽然间和移动互联网越来越占据大家的时间,所以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大量占据用户的时间。第二国家发展到这个阶段,对内容需求越来越多。

还有就是说我们在内容投资方面或者腾讯跟大家去合作方面,我们也会去投很多平台和CP,包括阅文昨天上市了,包括少杰的斗鱼,还有快手,还有音乐集团,都是非常细分的平台。我们这样看,我们自己是连接着很多的互联网用户,但是在每个细分领域我们有时候跟一些更加垂直或者更加精细化的平台去合作,能够让我们的用户获得更好的内容,这是一个大逻辑。

你问的问题,就说我们做内容收割者,我们的初心怎么给用户提供更好的内容,但从某种角度上讲我们确实自身连接很多用户,然后我们在一些细分领域确实做得非常好,比如说像游戏,导致从结果上看可能我们从内容领域赚的钱最多,同样刚刚讲也把很多资源和获利或者钱拿出来再投到行业里,帮助更多人发展。

梁冬:我一直有个担忧,很长一段时间内容是受到专业的训练、有某种的内容使命感的人在做。现在我们看过来整个的趋势变化了,每个人都在创作,每个人都可以成为专家。于是今天有个误解,最后的标准变成是说谁的流量大,谁的影响力大。我们也知道真的让一个东西很容易传播,八卦的东西或者说不那么有竞争含量,但其实真的很迎合大家恶趣味的这种内容真的很好。流量它也是一个饲料,作为一个饲养员的心态和做内容心态可能不太一样。我的问题是,问在座的各位就是说当你们面对一个选择,我要投一个内容赚钱,这个内容可能会社会产生一个比较好的一个引导而不仅仅是迎合的时候,你们内心里面是什么样的标准。我想从泉灵开始问。

张泉灵:从我的角度上来说,有些事情不那么矛盾,不需要把它完全的分割开。我举个例子……流量非常的高,但是整个的变现的天花板相对比较低,那块比较清楚。在他们100的排行榜中每个号归属的公司,发现至少20个号是归山西的同一家公司,再看一下500里面能找出100个号是山西同一家公司,再问是同一个夫妻做的,我仔细搜索过,专门跟这夫妻讨论过,流量非常大,这两个集群主要体现在四类内容上,分别是星座、养生、拜佛、两性关系,人群覆盖年龄段非常广,从20到70岁都是他们的用户。这两夫妻就是玩流量。

梁冬:不是做内容出生的。

张泉灵:大多数绝非原创。商业价值蛮高的,从流量变现的情况来看天花板相对比较低,所以从投资的角度来说,其实是一个你什么价格投到什么未来,流量导致对价格的预期也蛮高的。而且说句实话干这活的成本很低,导致不需要任何投资,自己活得相当不错。我作为外部的投资者小股东进来这个价值在哪里,最后没有投,这是蛮大的问号。我觉得不是很需要去把它说有的流量很大是否就一定意味着它价值很高,是否有些好像内容不错,这两个事情不是那么对应的。

我讲另外一个例子,我们投的项目当中至少有三个项目是完全基本上活在微信生态里的。那么刚才季总说变现的逻辑,我觉得微信可能会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变现逻辑,内容用来干什么,淘宝很明显就是电商,那么微信恰恰有一个你可能综合变现的一个可能性,我们投了年糕妈妈,销售量上数一数二的状态。非常有意思就是随着今年整个的知识变现更好的状况下,因为它本来是内容获客,继续内容付钱是非常自然的事情,所以刚刚知识变现今年有非常好的收入,对电商来说又是正向促进的循环,那部分内容有没有社会价值,回到始初的问题对年轻妈妈来说无非想得到的就是两件事情。年轻的妈妈需要年糕妈妈给她的就两样东西,第一个就是怎么养孩子,这是个知识诉求,第二该买啥,因为都不知道买什么,哪个更有经验,微信体系下这两个东西都同时可给,而且是正向循环。

梁冬:在你们的后台看过来,你们认为这两个方向哪个跑得更远一点。、

张泉灵:这两件事情当中还有一个连接的可能性,就是新品牌孵化。所以我不觉得这两个是分离的赛道,有可能在微信体系下是融合的赛道。

梁冬:少杰,现在的主播有两种可能性,一种是直接内容很好,很喜欢直接打赏,另外也变成是直销的一部分,他们也变成流量变现的一部分。这两种趋势哪种更具有方向性。

陈少杰:目前看还是以内容作为主流,打赏或者是一些其他的方式呈现。直接由主播来做电商现在还是比较少。相对来说变现的效率还是比较低,卖个东西要利率的,另外还有一些各种各样的环节。因为打赏是最方便的。

梁冬:直播我看得少,哪一种内容是最容易获得打赏的。从那个学术后台背景讲,不是前台看到的,从后台看到的你们的逻辑。

陈少杰:我们大概有两种,一种是肯定美女多,帅哥美女是最容易。

梁冬:帅哥赚得多还是美女?

陈少杰:其实差不多,快手前10很多都是男的,我们也有男主播是比较大的,可能在前10名以内有三四个是男主播。

梁冬:通常干什么呢?

陈少杰:就是打游戏给大家看。

梁冬:你有没有觉得说挣半天没主播挣得多,有没有想说自己去干直播创业算了。

陈少杰:这个没有人看,要么看帅哥美女,要么看打游戏。

梁冬:可以兼职,不要给投资人更多压力。这两个赛道其实是有交叉的,季老师你认为有没有更多赛道的可能性,内容直接变现或者是流量,有没有中间的可能性,可能是什么?

季薇:内容和电商完全能区分开来,不是的,这个东西是虚拟的商品,既可以卖这个东西,包括我们游戏道具的交易,这些东西都是虚拟的商品,虚拟商品的交易变成实物的交易要求,要相对来说对拷贝的要求各方面更麻烦,对投资的要求非常高。所以这东西也不能完全分开。内容第一就是引流,内容不是作为流量的入口各大平台也不会去把内容作为这么重要的一个话题来讲,首先是流量,然后自身的变现更多样化。每一种内容形态来说变现的效率是不太一样的,我举个例子来说内容本身付费,网文可以,剧也可以去付费。短视频内容付费,那广告,然后接下来就是电商,这个多一些,对每一种内容的形态来说变现的可能性不太一样,这要区别每一类内容形态上再仔细的观察。整体来说一定愿意选择人群比较广泛的,然后大家愿意去讲,但这么看也挺重要。

梁冬:现在网络看过来,愿意为内容相关的电商付费的人群最集中是在哪个?像年轻的妈妈吗?在你看来哪些人群是最核心愿意付费的人群?

季薇:首先微信体系里本来电商付费也是比较大的一个领域,如果从电商的角度来说确实是微博跟淘宝更直接一些,当然也不是所有的。可能非标的更容易一些,服装等等,这相对来说产业链更完整,物流、供应链要完整。垂直品类产业链不完整,有些品类没有带运营商,那自己物流比如从媒体人去做,内容去做的一个团队来说,对他来说建供应链是很麻烦的事情,也要看垂直频率怎么样。

梁冬:徐老师,能不能给我们讲讲新榜在后台看到有代表性的,要开始重新开始说通俗的话,年轻人的观点。我想问两个问题,能不能给我们更深入的讲讲什么叫说通俗的话,我也需要学习。这是第一个问题。第二个你们在新榜后台看到了什么让你们很新奇的发现。

徐达内:我们不是专业的投资机构,从自己的平常的工作中去发现的一些规律,我其实现在看内容更多的时候会把它放在场景里去看,这个内容我会在什么场景下去消费,上下班途中去看的,还是我躺在被窝里看,还是早上的洗手间去看,我觉得非常重要。场景里看内容,前段时间我看一个视频,讲让大更大,让小更小,坦白讲现在市场上绝大多数短视频我认为都还不够短。在周末的晚上我愿意坐下来打开腾讯视频上游戏类的,我准备两个小时做这件事情。但地铁上刷一个非主流的时候,希望不用打开它,直接一闪而过的。就说让大更大,让小更小。我先从场景上看这个问题,我觉得这个恐怕是我现在去看内容的一个基本的这么一个设想。

我想讲的是接下来人工智能,会使得我们过去有些纯粹的记录者,只是一个简单的记录这个价值就更加小了,我自己做编辑的,所以编辑很重要。

今年年初发现一个号,估计在座各位从来没有在朋友圈里看到过这个也听这个号,他是去年年底的时候好像才100万粉,现在已经2500万了,后来我总结我的朋友圈从来没有看到,为什么呢?我把妈妈的手机拿出来输入了夜听两个人发现他的朋友圈好多。发现微信是挺圈层的东西,这个领域不存在,别的领域就存在。

我们需要爱,不仅仅你需要,他们也需要,刚刚泉灵讲的养生、星座、两性、拜佛,还有人在网上做烧香、敲木鱼,这样的生态里现代人情感需要慰籍的状态,《知音杂志》是多么成功的传统类型。现在讲微信,包括整个腾讯的大内容生态,包括现在企鹅号都会有非常棒的超出我们的朋友圈,千万不要以为我们的朋友圈就是全世界。

梁冬:有一天有个快手的投资人开两个半小时来我办公室教育,说老梁就这么多人了,大部分人都在我们快手上面,我说快手做什么的,然后展示给我。那时候发现中国的分层,中国社会的分层比每个人想象都严重,这个分层还挺明显的。海洋分享一下双百计划投资人的一个思路好不好?

余海洋:我觉得我们思路有几个大点:

第一点就是说我们坚信,你看提到很多内容,很多吸引流量的内容,这方面很关注到,我们认为就是说随着行业逐渐走向成熟,它用户对于内容的需求是多元化的,这分为有很多不同的细分品类,对于每个品类的内容要求很精致。所以我们在不同的细分领域去找最优秀的内容。优秀的标准有两个,一个是用户是不是真的喜欢,第二平台所宣扬的价值观,有可能用户喜欢的不是一个特别让公众看到的东西,这两个都要去考虑的,这个确实有这个平台的社会的责任在里面。

第二点就是我们也看到了创业,大家还是有从一个小的团队到一个IPO或者更成功的公司来讲,还有创业者比较纯的做内容的,他们对一个公司怎么样一个更好的商业化、规模化,这需要平台扶持和引导的,这方面我们做很多的努力。我们应该后续建立渠道让大家找到我们。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Copyright © 2002-2011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