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嘉年华娱乐平台 >

这是无序激烈竞争的升级版!从打车平台、外卖

发布时间:2018-04-10| 来源:未知 |

  又是一年清明节。在回故乡赤壁扫墓的高铁上,窗外的春天像快进的蒙太奇,把我从冬天的萧瑟处推进到万物复苏的梦幻世界。

  一路上,惊叹季节轮回中所蕴含的造化的无穷奥秘,以及,生命的不可思议。而当我随手翻开美国诗人路易斯·格丽克的诗集,仅仅读了两行,就被漫漶于字里行间的痛感所触动,像一不小心碰到了漏电的开关:

  我要告诉你些事情:每天人都在死亡。而这只是个开头。

  在这样的一种语境之下,格丽克的诗句像锥子一样扎在我的心上,越往后读,越是感觉到她时常以宣言、论断甚至于不容置疑的口吻言说的那种疼痛,而死亡正是这种疼痛的核心。

  清明节可以踏青也可以扫墓,在万物的复活中却让人不由自主地想起“死亡”这个古老的主题。

  然而,正如我们对死亡怀抱敬畏之心并不会阻碍对生命的热爱一样,作为进化中唯一的老师,死亡反而教会了那些聪明的物种学到摄取强大生命力的本领。

  生链接着死,万物在矛盾中纠结。

  不知死,焉知生

  清明节扫墓不仅仅是对去世亲人寄予怀念的一种方式,也是对我们“来自何方终归何处”这个“天问”的一种解答。

  当你伫立在先人的坟墓前,你会找到自己血脉的根源,同样,你也会真正懂得每一个人生命的终点。

  在我的人生中,第一次近距离接触“死亡”这个概念,几乎是从记事就开始了的。

  记得在我还很小的时候,家里堂屋简易的阁楼上,就一直搁着两副“老木”(即棺材),那是爷爷奶奶为自己的身后事所做的唯一的准备。

  那个时候的老屋,不过就是两间红砖黑瓦的平房,而所谓阁楼,无非就是几根搭在房梁上的木头。

  所以,只要在屋里呆着,一抬头就能看见那两副老木布满木纹的底座。

  刚刚年过五十岁的爷爷奶奶,每隔一段时间,还会请人帮忙,把老木从阁楼上放下来,刷上一遍桐油,风干后再用麻绳吊上阁楼摆起。做着一切的时候,他们脸上的表情淡定从容,似乎老木并没有提示爷爷奶奶生命的某个终点,他们所做的一切,不过是在为两间小木屋做个简单的装饰而已。

  刚开始,我每次看见老木,内心还是有一丝难过,特别是每到清明时节,凤凰山上祭祀祖先的鞭炮声不绝于耳,远眺硝烟弥漫的山顶,我总是担心,某一天爷爷奶奶真的会从家里的瓦房搬进那两座小小的木屋,并永远离开我们去到凤凰山某一处向阳的山坡定居。

  后来,我离开家乡去读高中,再后来,我大学毕业后去了广东打工,由于山长水远的距离,加上很不发达的通讯方式,遗憾的是,爷爷奶奶住进他们的老木的时候,我竟然都没能赶回来送行。

  在记忆中,一直存留着爷爷奶奶的老木底片,那是两座被桐油反复油过并最后变成暗红色的小木屋。

  十几年前,父母过了六十岁,也买来一车木料,请来木匠师傅为他们自己打造了两副老木。

  大约是担心我知道了会伤感,父母买来木料做老木的过程保密工作做得很好。

  老木做好后,有好几年都被锁在新屋的一个杂物间里。

  直到有一年清明节,我带着女儿回故乡,母亲望见我们走进家门的那一刻,忽然很是慌乱地跑去关杂物间的门。我好奇地问母亲为什么要锁那间门,母亲解释说,里边的东西,怕小孩子看见了会被吓到,所以想把门关起来,不让她看见。

  我立即就猜到了是父母的老木,但是,我并不担心女儿看见了会被吓到。

  就像我在儿时,每天都看见高悬于头顶上的爷爷奶奶的老木,也没有被吓到一样。

  没想到女儿竟然一脸平静,说她去年清明节回家的时候,就从杂物间的门缝里窥见过老木的模样,她知道,老木的存在意味着什么,总会有那么一天,爷爷奶奶会住进他们的小木屋里。

  反倒是我的心里五味杂陈。

  父母早已坦然接受了需要为自己准备老木这个事实,以及老木所包含的暗示性,正如爷爷奶奶当年面对老木的那种平静。

  不平静的,其实是我们。

  尽管,从内心里还是很难接受父母迟早有一天会离我们而去这个事实,但是,这个结局,其实是早就写好了,放在那里的,只是,我们宁肯视而不见,也不肯接受事实。

  其实,不管是爷爷奶奶还是父母,他们的本意是以一副老木来为自己的人生准备一个看起来体面而舒适的结尾,实际上,他们经由一副老木的打造过程,让自己的心境提前做好了面对死亡的准备。

  父母的老木,让他们变得越来越淡定,知道死亡的不可抗拒,所以,要努力珍惜生命,好好地活着。

  对我们来说,却是一种警示:趁父母健在之时,要努力孝敬他们。

  人生就是一个向死而生的过程,所以,一定要明白生命的真相,就算百年,也不过3万6千500天,真的太短暂了。

  只有真正懂得了死亡,才会领悟活着的意义。

  李开复曾说,“向死而生”本身的意思,就是人在世俗中很容易陷入今天的现实世界出不来,而面对死亡,我们反而容易得到顿悟,了解生命的真相,让死亡成为生命旅程中无形的好友,温和提醒我们,好好活我们的生命,不要麻木不仁地打发掉每一天,也不要只是追求一个现实的名利目标。

  从死亡的角度看向生命,就会懂得如何更好地活在当下,珍惜自己,珍惜生命。

  死亡是进化中唯一的老师

  不仅是人类需要让死亡来提醒自己更好地活着,世间万物皆有同样的道理,从生物体到非生物,从天然之物到人造之物,从自然界到人类社会,似乎都需要借助死亡的魔法,才能完成自身更积极的进化。

  所以,凯文·凯利会在《失控》一书中写到:死亡是进化中唯一的老师!

  凯文·凯利借助了热力学第二定律来论述关于死亡对技术迭代所具有的积极意义。

  鲁道夫·克劳修斯发现热力学第二定律时,定义了“熵”。自然社会任何时候都是高温自动向低温转移的。在一个封闭系统最终会达到热平衡,没有了温差,再不能作功。这个过程叫熵增,最后状态就是熵死,也称热寂。

  量子物理学和现代生物学的奠基人欧文·薛定谔对热力学第二定律的综合性描述:“一个非活的系统被独立出来,或是把它置于一个均匀的环境里,所有的运动由于周围的各种摩擦力的作用都将很快地停顿下来;电势或化学势的差别也消失了;形成化合物倾向的物质也是如此;由于热传导的作用,温度也变得均匀了。由此,整个系统最终慢慢地退化成毫无生气的、死气沉沉的一团物质。于是,这就达到了被物理学家们称为的热力学平衡或最大熵,这是一种持久不变的状态,在其中再也不会出现可以观察到的事件。”

  读到这一段的时候,作为一位当年物理成绩一塌糊涂的文科男,我甚是感觉熵是一个晦涩难懂的概念,好在我们并不需要完全理解熵和热力学第二定律这些经典物理学概念的确切含义,知道它们的社会学意义就足够帮助我们透过现象看到本质。

  简单来说,熵就是无序的混乱程度,熵増就是世界上一切事物发展的自然倾向,是“上帝欲使其灭亡必先使其疯狂”的那种临界状态,一旦超越了这个状态,事物必然从井然有序走向混乱无序,最终灭亡。

  那么,以死亡为老师,能学到什么?

  找到答案需要时间,进化是聪明的,但同时又是一位最愚笨、最盲目和最孤陋寡闻的老师。

  因为,想象不出比自然选择更笨的学习方法了。

  但是,也想象不出比自然选择更有效的学习方法。

  查理·芒格所说,假如我知道自己会死在哪儿,我就避免去那个地方。

  如果你会死于熵增,那么,你就需要找到避免熵增的武器。

  这个武器就是被薛定谔定义为负熵的生命活力,它使得自然万物与热力学的熵増反向运动。

  可见,我们从企业的死亡中学习那些致命的教训,从每一次牛市的死亡中学习逃脱的经验。

  而一个企业要保持发展动力,需要依靠的就是人的生命活力。

  没有什么可以永垂不朽

  既然自然万物都趋向从有序到无序,即熵值增加,而生命需要通过不断抵消其生活中产生的正熵,使自己维持在一个稳定而低的熵水平上,那么,生命其实是以负熵为生的。

  让人担忧的是,近来,独角兽题材正在驶入一个“熵增”的快速车道。

  我们必须正视这样一个现实:互联网行业的“有序”是有限而短暂的,“无序”则似乎是无限而永恒的。

  高速发展的互联网时代,一年的变局远超过去10年20年,各行各业都在快速迭代,你永远搞不清你的竞争对手在什么时候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瞬间就站在前面,像金刚一样。

  银行没有想到,十年后最大的对手不是别的银行,而是支付宝与微信支付;

  移动没有想到,十年后最大的对手不是联通也不是电信,而是腾讯;

  滴滴没有想到,未来的竞争对手不是神州不是曹操也不是易到,而是美团高德宝马奔驰。

  从打车平台、外卖到共享单车,我们会看到从群雄逐鹿的无序到剩者对峙的相对有序,最终归于外敌入侵的再度无序,死亡的影子飘满了这些行业的天空。

  风头正劲的美团不甘于只做外卖行业的剩者,它先是杀入打车行业,接着又把摩拜单车揽入怀中,这些大动作一下子就把很多个领域重新拉回无序的激烈竞争状态。

  甚至,连已经垄断中国出行行业的滴滴,也同样面临着一场前所未有的大浩劫。

  美团打车刚刚正式登陆上海。

  开业第一天,美团打车在上海就斩获了15万用户,第二天拿下20万,第三天30万。仅仅三天的时间,美团打车就拿下了整个上海出行市场30%的份额,并且还在以更猛烈的速度飞快增长。

  谁都没有想到美团打车竟然会在上海这么受欢迎,谁也没有想到垄断了市场三年的滴滴这一次,竟然如此毫无招架之力。

  继登陆上海之后,美团立即宣布将登陆包括北京、杭州、温州、成都、福州、厦门在内的七大城市;

  更令滴滴恐惧的是,不只是美团来抢夺市场,高德地图也突然宣布将正式进军顺风车业务,并承诺永远不抽取用户一分钱的提成,也就是说,完全免费。

  紧接着宝马,奔驰也宣布成立一个各自持股50%的合资公司。在共享汽车和网约车等领域全面合并,首期将推出2万辆宝马牌、奔驰牌的共享汽车。

  滴滴这次的竞争对手根本不是之前的uber、滴答拼车、神州专车,而是“隔行如隔山”的美团高德宝马奔驰 。

  一个是做外卖的,一个是做地图的,一个是造车的,反正,没有一个曾经在出行领域厮混过。

  你看,在打车行业,滴滴曾经是最后甚至唯一的剩者,即便如此,它也无法高枕无忧地“为王”。

  美团的路数,看来与曾经的乐视生态有几分神似,在疯狂燃烧的战争中,仗着“背后有人”,碾压、横扫互联网世界的几乎所有领域。然而,谁又能保证它最后一定能获得持续的生命活力,从而避免像乐视那样“熵死”的命运呢?

  商业世界的宿命正是,水满则溢,月满则亏,最高潮时即离落幕不远。

  一句古老的生态学格言是否将在互联网时代得到验证:对个体而言最好的,对物种而言却不一定。

  像凤凰一样涅磐重生

  普利高津在《探索复杂性》一书中写道,我们正步入一个世界:在其中,将来是未决的,在其中,时间是一种结构,我们所有人都可以参与到这当中去。

  发现全新的商业机会与模式只是第一步,在群雄并起中战胜对手脱颖而出算是第二步。有人把成为剩者作为终极目标,那就大错特错了。

  剩者只是阶段性的胜利,或者说是上半场,而残酷的下半场接着就开始了,那就是剩者之间的你死我活,三足鼎立也好,两强相争也好,都是权宜之计,最终一统江湖才能达成暂时的平衡状态。

  无数的事实证明,即便你成了唯一的剩者,那也不意味着你可以笑到最后。

  就好比是,成为了大猩猩群落中的王者,你以为不再有任何一只大猩猩敢发起挑战,但是,让你始料未及的是,一群狮子看中了大猩猩部落的领地,可怕的是,你以为狮子的领地在山的那一边,你们可以相安无事,互不侵犯,结果狮子忽然成群结队而来,把你打得落花流水。

  这是无边界的时代,每一个行业都在洗牌、交叉、渗透。一个残酷的现实是,原来你一直赖以生存的产品或服务,突然变成另外一个人手里的一种免费增值服务,你的生意很有可能就面临死亡。

  假如有一天,你突然发现隔壁开沙县小吃的王二狗卖手机卖得比你好,请你保持淡定,无需讶异。

  你甚至不知道“杀死”你的究竟是谁,因为,看起来没有一个人跟你的“死亡”有关。

  从创新角度来说,技术创新最难模仿,所以,可以有相对宽阔的护城河,产品创新有生命周期的局限,容易被后来者超越,而商业模式创新最容易被模仿。

  可见,没有一劳永逸的技术,没有长生不老的产品,也没有一招鲜吃遍天的模式。

  有多少曾经强大到无法想象的牛逼公司与产品一夜之间就倒下了,不同于小公司的是,这些庞然大物一旦倒地了,大概率爬不起来,死亡是一种归宿。

  在诺基亚与摩托罗拉做手机的鼎盛时期,显摆有钱的方式就是“左手一部诺基亚,右手一部摩托罗拉”,可是,它们几乎就在一夜之间轰然倒地了。

  小米开始研究电饭煲了,下一步,雷军会不会将战火烧至白色家电领域的更深处?格力与美的传统霸主地位,还可以持续多长时间?

  在股票市场,个股也好,大盘也好,如果“熵增”到达一个极限,必然走向崩溃。所以,高潮过后总是空虚,一而再,再而衰,三而竭,是为盛极必衰,是因为耗尽了所有能量。

  人的情绪控制是为“负熵”,保持生命力的途径不是尽情燃烧,而是从冲动回到淡定,从频繁操作到理性而节制,谋定而后动。

  在一个各种变化不断来袭的时代里,我们就好像在大浪里航行的船,要学会和风浪搏斗,而不是奢望什么风平浪静。

  也没有一种竞争力是永恒的。因为,我们所有的经验与积累,随时都可能被颠覆、被清零。

  在一个随机“死亡”的时代,避免“死亡”的唯一途径就是对抗导致死亡的因素,获取持续的生命活力。你只有不停地奔跑,才有机会留在原地。

  周鸿祎在一本谈互联网思维的书中写道,你可以战胜所有的对手,但是,有一个对手你永远无法战胜,那就是趋势。

  万物皆有其从兴盛走向死亡的生命周期,没有人可以抵抗这种趋势。

  能够持续活下去的物种,并不是永远不死,而是它能够从死亡中吸取能量,从而获得重生的机会。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Copyright © 2002-2011 八达国际线上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