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嘉年华娱乐总代 >

许维鸿:减税不是万能的

发布时间:2017-12-06| 来源:未知 |

盘古智库学术委员,中航证券首席经济学家 许维鸿

美国12月3日参议院以51票赞成、49票反对的结果通过了参议院版本的税改法案,并审议后又将法案稍作修改,与众议院版本略有不同。这条新闻在全球引发了热议,随着减税法案基本大局已定,美国总统特朗普和美国财长均表示最终税改法案或在圣诞节前达成,各方都在积极应对由此带来的经济和政治冲击。对中国政府和金融市场而言,如何客观看待美国此次减税法案的“前后左右”,对于未来几年宏观外部经济至关重要!

应该说,虽然美国企业减税时间和最终效果仍有不确定性,但此次减税法案必将减轻美国企业税负,美国高低收入者均可以从该法案中享受到减税福利,在经济学理论上会形成经济与进口的双增速、美股的利好以及资金的回流的局面。这是美国政府为了应对美国国内经济问题,参照“里根经济学”经验做出的改革,也是供给侧改革的大内涵。

对于美国本土企业而言,大幅度减税会带来企业利润提升,能源、食品零售、电信服务、零售、多元金融、以及公用事业等高有效税率板块或享受减税带来的更高的业绩弹性。未来5年资本开支的费用化将有助于提振企业投资意愿,有利于能源、公用事业、可选消费等高资本开支行业。

对于在海外的美国企业而言,海外存留利润的一次性收税也可能促使一些海外存留较大规模现金的企业汇回部分资金,有利于海外现金占比较多的公司,主要为苹果、微软、思科、甲骨文、Alphabet等科技公司。这部分汇回的资金可能会用于公司股票回购或派发股息,进而对股价有一定的推动作用。资金回流也有助于带动国内投资和就业,并促进居民收入的增长。美国政府期待,在居民收入增加、税负降低的双重作用下,将有助于提振国内消费与投资,进而加快美国经济复苏的步伐。

美国对本国企业和个人降低名义税率,对国内经济是刺激,那么对于其他国家的影响总体上应该是偏负面的。中国国内的舆论为此也分化严重:很多人一听美国减税,第一个想法也要中国政府跟进,推动名义税率的进一步下降,仿佛减税就是“万灵药”;而另一方面,很多人也把美国减税看做是美国的“经济侵略”政策的延伸,建议中国政府通过贸易对抗的方式遏制新税法的顺利推行。

在我看来,这两种反应都可以理解,但是必须理性分析中美国民经济结构和发展水平的不同,以便合理应对。要知道,美国是一个相对成熟的消费大国,而中国正处于城市化、重工业发展的中后期,正在转向以消费为发展主导的经济体制。推而广之,美国降低名义税率进而促进消费的模式,在包括中国在内的新兴经济体边际效应一定下降,盲目跟风将过于草率。

首先,大规模减税对于政府财力是一个削弱,世界上很多国家都难以承受。就拿美国自己曾经经历的“里根经济学”来说,当时一系列减税举措确实很大程度上扭转了美国在当时所面临的滞胀问题,然而也大幅度增加了政府债务。在里根总统任职期间,美国的国债从9970亿美元到2.85万亿美元,几乎增长了三倍,也一直延续至今造成了美国巨量国债的“金融堰塞湖”,很多二战后对美国的债务国变成了债权国。好在美国拥有全球垄断性的军队、货币和传媒,虽然庞大的财政赤字长期存在,但是还能维持运转。

其次,减税政策的核心是对经济拉动作用的边际效应。比如对于欧洲的很多高福利国家,大规模的减税并不会对他们的经济增长有什么大的帮助。一是过于完备的福利系统,使得无论怎么减税,很大一部分人的劳动意愿都是很难被调动起来的。二是欧洲一些国家——比如法国,长期形成的较为偏左的法律体系和政治氛围使得资方在议价时不像美国的资方那么强势,这也大大降低了降税这一刺激经济的政策在这些国家的边际效益。再比如一些国家的免税区,比如塞尔维亚,虽然具有十分优惠的税收政策,然而终究由于其区内其他营商条件的不理想,而没有达到吸引先进产能,促进地区经济发展的目的。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Copyright © 2002-2011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