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嘉年华娱乐总代 >

A站B站发展8年 如何盈利仍待探索_分析评论

发布时间:2018-01-01| 来源:未知 |

近日,一则哔哩哔哩被抛售的消息刺痛了二次元创业者的神经。

5月22日,上海尚世影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尚世影业”)将所持的45%哔哩哔哩影业(天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哔哩哔哩影业”)的股权全部抛售,挂牌价格为200万元。

2015年12月,曾出品过《甄嬛传》《蜗居》等优秀作品的尚世影业与坐拥1亿元活跃用户的哔哩哔哩正式联姻,彼时国产动画电影风头正劲,诸如《西游记之大圣归来》、《十万个冷笑话》均获得了上亿票房,因此这两家颇具代表性的公司强强联合备受业内看好。

但仅短短一年后,联姻便草草结束。

事实上,此次甩卖也为B站类二次元视频社交平台敲响了警钟。B站创建于2009年,与老牌对手AcFun(后称A站)A站一样,两家网站运营已超过8年时间,但时至今日仍未盈利。A站B站作为二次元头部网站,握有大量活跃的年轻用户,但获取流量后,应当如何变现? 在IP经济盛行的今天,UGC类二次元视频网站又该如何盈利?这些似乎成了AB站面前最为棘手的问题。

盈利难题

时间迈入2017年后,烧了两年的二次元之火仍未停歇,然而作为二次元代表的A站B站,业绩却乏善可陈。时代周报记者希望对此采访到A站、B站官方,但双方工作人员均以近期不便回答为由拒绝了采访。虽然如此,但通过公开数据还是可以一窥A站、B站近年来的发展。

参投影片可谓是B站2015年、2016年发展的重点,在这两年中B站共参投了三部影片分别是《神探夏洛克特别篇:可恶的新娘》《我在故宫修文物》和《精灵王座》,虽然在B站上获得了好评,但这几部作品的票房表现都较为乏力,其中《精灵王座》的票房为2502万元,《我在故宫修文物》票房仅为645万元。

易观智库分析师、互动娱乐行业分析师董敏娜也表示,从盈利能力上和拓展年轻用户上而言,B站仍未达到投资方预期。公开数据显示,哔哩哔哩影业2015年和2016两个财年的营收均为0,其中2016年的净利润为-0.61万元。

除了哔哩哔哩影业,B站本身也面临盈利难的问题,在一次公开讲话中B站董事长陈睿表示,B站没有盈利。

另一边,同为二次元视频社交网站的A站面临的情况也与B站类似。2016年,中文在线拟出资2.5亿元收购运营A站业务的广州弹幕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收购过程中A站的营收状况也浮出水面。根据公告,A站在2015年的营业收入为363万元,但亏损达到1.13亿元;2016年前9个月营收为71.37万元,但净亏损达到1.46亿元。

互联网分析师于斌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其实A、B站可以变现的途径很多,但是由于UGC(用户原创内容)这一模式,在法律上具有局限性,“譬如,B站通过用户上传的某一个具有知识产权的内容进行了销售行为,那就是不正当得利。较真起来,法律上会支持版权方的赔偿诉求。”他认为这也是B站和A站无法过于商业化的原因。

的确,近年来,B站多次遭遇批量版权诉讼。根据公开资料和媒体报道,2016年全年,B站遭遇来自爱奇艺、乐视、迅雷、PPTV和中影等十数家版权方的50余起诉讼案件,是前两年诉讼总量的两倍以上。

于斌认为,要绕开法律上的纠纷,A、B站还得重新思考自身的盈利模式。

探索变现模式

A站与B站的雏形借鉴的是日本最大的弹幕网站NICONICO,该网站开创“视频+弹幕”的模式,极大程度地增加了用户间的社交属性,因而备受用户喜爱。

除了在社交模式上有所开创,NICONICO无疑也开创了二次元经济商业模式的先河。目前NICONICO的收入来源于三大块,会员费用+广告+直贩(线下活动,售出一些周边商品,或动漫明星演员的现场活动门票)。继承NICONICO衣钵的A站B站,同样遵照上述几个方向上进行尝试。

A、B站均由二次元爱好者交流平台发展而来,两家网站也致力于给用户最大限度的优待。起初,他们都没有采用向用户收费模式,视频网站通常采用的贴片广告模式也遭到摒弃。尤其在B站,这种让用户远离商业化的理念更是上升为一种“情怀”,2014年B站创始人陈睿公开作出承诺,“B站不用加贴片广告”。

但最终这种承诺没能兑现,去年,B站大会员制度、贴片广告双双上线。面对公众质疑,哔哩哔哩董事长陈睿亲自出马作出回复,称其他视频网站向其版权合作方东京电视台施压,要求哔哩哔哩投放贴片广告,无奈之下才投放了广告。由此也可以看出,哔哩哔哩不投放广告的策略不仅自身不赚钱,还触碰到了其他视频网站的利益,可谓两头不讨好。

贴片广告风波未平,B站又于同年10月推出大会员制度。B站开发了部分会员福利,并以此向用户收费,标准为25元/月、223元/年。这一标准高于其他视频网站(优酷会员为20元/月,爱奇艺为15元/月,腾讯为15元/月)。在哔哩哔哩网站上,大会员特权也只包括钛合金画质、抢先观看通道、评论有表情、空间自主头图四项。

在两个盈利模式的探索纷纷受阻的状况下,A、B站似乎仅仅剩下了直贩一条道路。但业内人士肖成告诉时代周报记者,直贩的核心其实是大IP,多数二次元平台都在往这一方向靠拢。而A站、B站内容以UGC为主,A站90%为UGC,10%为PGC(专业生产内容),而B站则完全是UGC, IP开发的能力还有待挖掘。

据中国产业发展研究网发布的行业研究显示,二次元产业自制IP成为目前二次元平台变现的主要途径。IP持有方可以将IP授权给第三方拍摄动画、 电影或改编成游戏,收取授权费;或者围绕IP开发周边产品和活动进行变现;最后还可以通过广告收费。B站董事长陈睿也曾表示:“我们会非常尊重平等地去对待每一个创作者,B站自己不会创作内容,我们也不会参与内容的创作。”

自制剧+周边产品或成方向

主流变现模式受阻后,A、B两站也在探索新的变现模式。

近期A站正在快速加码在IP开发,AcFun内容中心VP冯舒婷表示A站近期将采用“IP创造+内容孵化”的模式来培育市场。一方面A站会通过筛选和磨合逐步提炼出更优质的PGC内容,另一方面创业者跟我们沟通了自己的内容想法之后,我们会给他们一定的时间进行脚本创作,再筛选其中相对优秀的脚本帮他们做内容孵化。

而哔哩哔哩则采取多元化发展策略。在这之中,游戏和本土化IP成了重中之重。2015年11月,《Fate/Grand Order》宣布由B站代理国服,据悉,该款手游上线当月最高流水高达8000万元,甚至超过了《阴阳师》和《王者荣耀》。B站在游戏板块的影响力也卓有成效,通过培育游戏IP让更多黏性用户入驻B站。

除了线上内容外,B站还积极开设线下业务,例如演唱会、日本ACG旅游、线下聚会BML等,这些均成为变现的可能。于斌认为目前A、B两站还在盲目的试错中,这一举措无可厚非,但未来可能会统一到自制剧+周边这一个方向上来,“他们以后可以做出自制剧,再对自制剧作出产品衍生。这样又可以吸引观众,还可以对投资人一个交代。”他说道。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Copyright © 2002-2011 八达国际线上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