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嘉年华娱乐总代 >

河北反腐:这两个著名副省级老同事,为何最后

发布时间:2018-08-01| 来源:未知 |

原标题:河北反腐:这两个著名副省级老同事,为何最后都自首了?

在燥热的氛围里,人们往往难以冷静。

河北政协副主席艾文礼投案自首、接受审查调查的消息一出后,不少人匆忙下了论断,说这是十八大以来第一个投案自首的副部级官员。其实远的不说,且说艾文礼的老同事,原河北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张越。7月12日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的一审宣判中就说得很清楚:“鉴于其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系自首”。何况,类似的情况还有湖南省政协原副主席童名谦。当年判决书也说得很清楚:“童名谦主动投案自首”。

说到艾文礼和张越的同事关系,就不得不提一下当年河北省委那次著名的民主生活会。2013年9月,习近平总书记到河北,全程参加并指导了省委常委班子专题民主生活会。那次会议上,13名常委悉数做了批评与自我批评,并在媒体上公开。一时间,引发热议。

然而数年间,当年与会者中,一部分人暴露真面目,原来他们在会上的自我批评并没有坦承问题。第一个倒下的时任常委是河北省委秘书长景春华,然后是组织部长梁滨、省委书记周本顺、政法委书记张越、常务副省长杨崇勇。如今名单上,又添了一个时任宣传部长艾文礼。

艾文礼是典型的河北本土官员,在老家唐山任职二十多年后,两进两出石家庄市委,中间在承德担任过市长、市委书记。2008年三鹿奶粉事件爆发,艾文礼调任石家庄市长“救火”。这是他第二次进入石家庄市委班子。艾文礼在石家庄期间,风评是“存在感比较弱”。除了紧急救火外,“三年大变样”工程可能是他数得上能被记住的工作。

这个说法不是艾文礼首先提出来的,但他是这个工程的推动者之一。简单地说,这个工程就是要在三年的时间,集中推进石家庄的城市建设,当然最主要的还是拆迁改造。在公开报道中还可以查到,当时艾文礼要求创出“石家庄速度”。了解拆迁的人都知道,这样的大干快上,结果常常带来粗糙的治理效果。此外城建又是腐败的重灾区,不少领导干部都倒在城建开发之中。2014年十八届中央第六巡视组向河北省反馈巡视情况时就曾指出,土地和城建领域腐败问题突出,领导干部插手工程项目、为亲友经商谋利现象普遍。

也许很多人还记得,2015年石家庄长安区发生贾敬龙因拆迁矛盾射杀村干部的案件。梳理这起案件的起始原由,会发现事情正是从艾文礼主推城中村改造时埋下伏笔的。贾敬龙所在的长安区北高营村,2009年列为城中村规划的重点区域,开始启动拆迁改造。而此时正是艾文礼担任市长的时候。

后来在总结这一工程时,艾文礼说拆迁坚持了“以人为本、和谐拆迁”,创造了石家庄模式。不知当贾敬龙案发生后,已经官居高位的他作何感想?2013年那次民主生活会上,艾文礼自我批评:“追求轰轰烈烈有响声,存在着以主观意志代替群众意愿的现象。”追求轰轰烈烈,这一点倒是很符合当时拆迁改造时的气势。

艾文礼的投案自首引发关注,一是因为当年那个河北省委班子自带流量,二是主动投案自首的“老虎”确实不多,这次也是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布的干部审查调查信息中,首次使用“已投案自首”表述。

十八大后,自周本顺为书记的那届河北省委班子频繁出事后,艾文礼一直是民间落马呼声比较高的一个。在他的老家唐山唐海,一直有“艾家五虎”的说法,兄弟五人中有官有商,在当地可谓声名赫赫。有趣的是,中国裁判文书网上公开了一起发生在艾文礼老家的诈骗案。判决书显示,诈骗犯就是打着能通过艾文礼安排工作的名义实施犯罪的。对于自己的那点事,以及在群众中的口碑,想来艾文礼不会一点数没有。

而站在高处看,艾文礼自首的背后,更有着大趋势的因素。自周本顺落马后,肃清流毒、净化政治生态一直是河北省的重要工作。今年初,河北省委下发了“关于彻底肃清周本顺、梁滨、景春华、张越、杨崇勇、张杰辉等人恶劣影响持续净化政治生态的通知”。而刚刚结束的十九届中央第一轮巡视,中央第十五巡视组向河北省委反馈巡视情况时指出:扫黑除恶不够系统深入;整治政治生态着力不够,组织肃清周本顺等人恶劣影响不彻底;对上次巡视整改不彻底、不到位。

十八大以来,河北反腐的力度有目共睹。两个省委常委先后自首,大概无法仅仅归结于巧合,只能说这从一个侧面反映出了反腐高压的震慑效果。十九届中央的巡视,也再次昭示反腐败不会停歇。在这样的凌厉攻势之下,心存侥幸是非常不明智的,早早投案自首无疑是合适的出路。在这方面,某些人倒不妨学学张越和艾文礼的“榜样”。

(原题为《这两个著名副省级老同事,为何最后都自首了?》)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Copyright © 2002-2011 八达国际线上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